#116 运动员

那是不能预设的重复练习,
肌肉细胞是定时地被操练,
为的只是荣耀地站上,
梦寐的顶端。

多少次被种种因素打败,
甚至连站起来的力气都差点拿不出来,
因为要经历没有变化的日常规律,
心灵与身体的互相妥协,
只为了那一个人们都在取笑的梦。

你为光亡,
只有时光不留人。

一切都那么熟悉,不为其他,只为自己豁出去。


转载于面子书

评论

他們關注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