过日子




沙巴念完书,
回到熟悉却莫名陌生的吉隆坡。
一切都好像理所当然似的,
人流铁定汹涌,
空气浑浊朦胧,
花朵绽开凋落,
情感无比冷漠。

人与人,
相距甚少,相聚不见频繁。

故事笑话,
看着看着,
忘了自己能改变的,
键盘声音大于支吾。

我的动作拷贝一样,
顺序不变。
心想的,逐渐偏离。

毛毛细雨浇着火光,
雄起暗淡,有材方须。
真是有材方须。


敌人楊

评论

他們關注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