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困

昨天,她生日
昨夜,我与友人补庆诞辰

她,独自享有不被打扰的时间
我,一直被她的孤单给冲击


之前的再次确认,
虽有遐想,却不敢去想

从前熟悉的恐惧,循循地侵蚀
慢慢拨开那血肉模糊不清的脓疤
撕裂的疼痛,不再需要呐喊
只因心里明白。

她,自责
我,自疗


也许,时间可以冲淡一切~


楊宏强感性篇

评论

他們關注的